传武汉坠亡护士被要求写检讨,疫情期朋友圈:可做英雄而死,不能为这样的领导而死
澳洲华人圈 发表于:2020-7-31 22:41:24 复制链接 发表新帖
阅读数:3421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7月29日上午,武汉协和医院一名心内科护士坠楼身亡。有网友披露,这名护士在武汉疫情早期和医院护理部主任产生过冲突;这起坠楼事件随后在网上引起热议。

受访的武汉协和医院医护人员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坠楼者是该医院心内科护士张嬿婉。张嬿婉的一名亲属向记者证实了这点,并表示对张嬿婉之死难以理解:“疫情那么艰难的时候,她都挺过来了,现在以这样一种方式离开,抛下五十多岁的父母、相恋十几年的老公和一岁九个月大的孩子,肯定是遇到了特别难过的坎。”
武汉协和医院是新冠疫情中武汉发热患者定点医院。疫情早期,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披露过该医院14名医务人员感染事件,网上亦曾盛传该医院防护物资短缺问题。

在此背景下,张嬿婉与医院护理部主任刘义兰公开发生冲突,质疑隔离区护士的安全保障。1月25日她在朋友圈发文,要求“换一个能够保护我们临床护士的护理部主任”,“要不然我倡议我们所有的护士,现在立刻马上辞职”。张嬿婉表示,在物资匮乏的情况下,刘义兰要求咽拭子采集工作由临床护士完成,而护士没有经过专业培训;她提出异议,刘义兰回应其按视频示范操作。“我不是借理由想逃避这场战争,我愿意当一个战士,并且一直努力站在最前面。但我希望做一个身上有防弹衣、枪里有子弹的战士!做一个不被当作人肉挡板的战士!”张嬿婉强调。
一名受访护理人员认为,彼时疫情胶着,医院人手紧张,咽拭子采集通常由护士负责,加上防护物资不到位,容易引起焦虑。另一名该院医生则向记者表示,张嬿婉反映的情况基本属实。据这名医生了解,在张嬿婉朋友圈风波之前,医院对由谁去采集咽拭子没有明确规定;风波之后,有医院领导发话,要求医生也参与到咽拭子采集的工作中。
“战役中的护理人员需要支持和抚慰。”武汉协和医院护理部主任刘义兰早前接受《楚天都市报》采访时说。据《楚天都市报》报道,刘义兰在疫情期间亦参与到一线护理工作中。就在张嬿婉发朋友圈指责的第二天,“刘义兰与感染科2名护士一起,为全院200多名职工进行核酸采样,并在现场协助安排人员分区采样。”
“医院里医护是两个系统,各科室护士更像是护理部派驻到科室内工作的,护理部主任是医院护理工作的最高负责人。”一名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“一位护士公开在朋友圈指责护理部主任,是职场中非常激烈的一种行为。”这起冲突后续如何平息、是否与张嬿婉今日之死有关,坊间诸多猜测,但并未得到证实,医院亦未对此作出回应。
发出前述朋友圈后不久,张嬿婉继而在朋友圈提出辞职:“我想了一下,明天我们病区的人力应该也是够的,不好意思,我先当逃兵了。我可以做一个英雄而死,但不能为这样的领导班子而死,我为所有的护士感到悲哀,以后我也不会再从事这个职业,如果还有以后的话……”
“第一次提出辞职通常不会得到批准,因为需要一个冷静期。”前述受访医生解释称。事实上,张嬿婉未从医院离职,而是工作到坠楼前刻。
武汉协和医院心内科一篇抗疫记录写道:“在新冠肺炎疫情的特殊时期,我科程翔主任、陈志坚副主任组织科室成立了以魏芬医生、帅欣欣医生、曹癸兰护士长、王玲护士长、邱婷、胡婷、吴玲、张琴、黄海霞、张嬿婉护士为主要成员的协和心内溶栓抢救小分队,24小时在医院待命,为急性心梗患者的救治开通绿色通道,保驾护航。”另据中国知网信息,今年6月,张嬿婉和其他12名心内科同事联合发表了一篇论文,“回顾性分析2020年2月29日至4月3日确诊为急性STEMI并行溶栓治疗的7例患者”。
7月29日上午,张嬿婉在内科1号楼13楼坠楼身亡。“张嬿婉的求死之心应该是比较坚定的。”前述受访医生提到,为了防止人员跳楼,医院建筑高层窗户只能半开,“意外坠楼的可能性几乎没有”。

“据她同事讲,那天没看她表现出什么异样,突然就没了,就跳了。”前述护理人员说。综合受访医护人员提供信息,坠楼事件发生后,武汉协和医院内部流传着两个传言:一是案发前不久,张嬿婉管护的一个病人摔倒了,为此她被护士长要求写检讨;二是张嬿婉作为一岁多孩子母亲,患有产后抑郁。“加上她在疫情期间的压力,坠楼悲剧可能是多种因素积压导致的。”前述受访医生提道。
张嬿婉的亲属不认同产后抑郁的说法:“我的孩子和她孩子差不多大,我觉得我们都还好。”在这名亲属的印象中,张嬿婉性格乐观开朗,非常健谈,“能把长辈逗得特别开心”。
7月29日18时许,武汉协和医院在微博公布坠楼事件:“7月29日上午10:45,我院不幸发生一起坠楼事件。坠楼者为我院护士,经抢救无效去世。对此,我们深表痛惜,并将积极配合家属及有关部门处理善后事宜。我们向逝者表示深痛哀悼,向家属表示深切慰问。”就张嬿婉生前工作情况和坠楼案情,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向医院和警方去电咨询,武汉协和医院宣传部门工作人员未作出回复,新华派出所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,江汉公安分局工作人员则以尚未上班为由挂断了电话。
根据澎湃新闻报道,案发后张嬿婉家属要求查看监控,被告知监控坏了。前述张嬿婉亲属则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家属要求会见张嬿婉当班的护士长,亦未得到同意。“医院说监控坏了,张嬿婉从离家到跳楼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,没有人知道。我们现在等着医院给一个公平公正的说法,让她可以瞑目,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走了。”这名亲属说。
原文链接:中国新闻周刊
条评论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高级

APP下载扫我哦

澳洲华人圈,华人澳洲生活圈,为在澳华人而生的APP!